主页 > 手机看六禾彩开奖结果 > 这位00后演员口气不小
这位00后演员口气不小

  与胡先煦的对话,本想安排在一次校园拍摄后进行。然而大一新生课程表的强度超出我们想象,工作刚一结束,小胡同学就匆匆赶回了教室。

  他笑说,大学生活和自己的憧憬差了大概30%:“因为毕业的那个暑假一直在玩,突然又上课就一下有点不适。过了那个适应期,现在已经好很多了。”

  校园生活,胡先煦过得很投入。在他看来,和同学、舍友们的每日相处,交特别多的新朋友,种种参与感对他来说都非常重要,是人生里“绝对不能少的一环”。和我们聊起这接近半年以来的生活日常,胡先煦分享了很多细节并且津津乐道。

  比如“断电”。他开玩笑讲这件事最让他不能接受,也最让他“惊喜”:“有时候在打游戏,电断了,但是WIFI还会一直给你,这就是非常头疼的一件事情了(笑)。但最让我惊喜的还是断电,因为断了电我居然真的能早早睡着!”

  再比如表演第一课,动物模仿,小胡同学选择了憨态可掬的国宝熊猫:“老师觉得熊猫模拟得最好,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他,熊猫是我准备时间最少的动物(笑),因为熊猫没有太多的动作,本来就特别可爱,你只要吃吃竹子睡睡觉就好。”

  当然也不是没有“烦恼”——到了人物模拟阶段,作业要求把观察到的人物真实呈现在舞台上:“我总觉得我做得不够好,观察不到特别有特色的人,故事性不够,有点平淡。”

  忙碌的学习时光,胡先煦给予每门课的“宽容和爱”都很“平等”。而大学生活之所以充实而宝贵,他也给出了一个颇有些浪漫的解释:“我比较贪恋这股‘烟火气’,我觉得对于一个演员来说,烟火气是非常重要的,你必须要有生活。”

  当天的一场直播里,同为青年演员的宋祖儿也提到了相似的观点,这让小胡同学连连感叹“说到心坎儿里了”。

  在他看来,烟火气说得通俗些就是“俗气”,在平凡的生活里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不太过奔波,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也不过于慵懒,舒服就好。

  “我一直觉得我现在这样就挺好,拍自己喜欢的戏,看见喜欢的东西想买也能买。你别说现在让我出去买什么奢侈品,就是正常生活的东西,够用。我也有作品,也能碰上好戏,大家也没有忘了我,这个状态对我来说已经挺好了。”胡先煦真挚地说。

  身为青年演员,小胡同学认为与其只想着和别人争来比去,徒增烦恼和压力,不如巩固自己来得更有意义,“我现在第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进步,跟别人竞争什么的,我倒真没有这种想法,我觉得现在蛮好的。当然如果能变得更好的话,那就是我的运气。”

  “更好”,胡先煦还真不只是随口说说,而是已经悄悄自己制定了“小目标”——哦,还是应该用更00后风格的话讲,给自己“立了个Flag”:“十年之内,我真的非常希望能拿一个‘影帝’,其实我和同学说的是五年,为了不显得自己太自大(笑)。我真的觉得自己有实力,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。”

 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胡先煦的神情和语气同前面聊断电、聊上课并无分别,放松又淡定。

  “(现在)我当然不能说我肯定拿,但我特别希望自己能得到这样的肯定,我可能不再寄希望于拿一个新人或者类似的奖,我希望拿到一个确确实实的演技奖。”胡先煦很自信,也很清醒。

  除此之外,他还梦想有一天能够“演而优则导”,拍出自己脑子里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。而即便到那时,“这辈子不可能不做演员”的胡先煦说自己也还是会偷偷留下一个小小的角色,满足他对表演的那种“瘾”。

  胡先煦: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事,我现在已经是个非常“随便”的人了。我最不能接受的事就是宿舍会断电,真是让我特别接受不了,我觉得我也是一个成年人,我有自己把控好自己时间的能力,不用强迫我去睡觉,仿佛电断了之后我就能睡着一样,真是的(笑)。但最让我惊喜的一件事情还是断电:居然真的断了电能睡着哎!根本想不到。

  胡先煦:我感觉不是说变化,是知道自己哪要补足。这个只能意会,不可言传,因为是我自己的事,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,就是突然有些感觉,我没法描述这个感觉。

  胡先煦:我觉得应该不会,我还是比较贪恋这股烟火气,今天(直播)祖儿说的,正跟我不谋而合。对演员来说,烟火气是非常重要的,必须要生活。但是你的问题是啥来着,我给忘了……

  胡先煦:所以就是我知道这个东西很重要,我不会(和同龄人)摆出我比你们早踏入社会,之前工作过,是个“社会人”,没有这种。

  胡先煦:我一点都不社会!我就是非常平常的跟他们相处,也交到特别多的好朋友,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因为我不能少了这一环,大学生活对每一个人来说都非常重要。

  胡先煦:没有,我一直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的,能做自己喜欢的事,拍自己喜欢的戏,看见喜欢的东西想买也能买,别说那种奢侈品,但正常生活的东西,够用。我也有作品,也能碰上好戏,大家没忘了我,有戏会考虑让我演,现在这个状态对我来说挺舒服的,已经挺好了,但是如果我能变得更好的话,那是我的运气。我现在第一要做的就是巩固自己的实力,让自己进步。要说跟别人竞争啥的,我倒真没有这种想法。

  胡先煦:他们说姜汁摸嘴上容易长胡子。(笑)看角色需求吧,我认真地回答这个问题。不管是年龄的差距,还是这个角色需要我去为他做点什么,我一定会做。但如果这个角色真的不适合我,我觉得也没有必要,因为你不能因为你一个人的想法去毁了整个作品,这个也是不对的。

  胡先煦:我那天还立了一个FLAG,我说十年之内,我真的非常希望自己能拿一个影帝,其实我和我同学说的是五年。为了不显示自己太自大。我真觉得自己有实力,但我这个人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,真的,就比如说,我为什么从来不敢做过山车?就是因为以前摔死过人…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,所以我说十年。

  胡先煦:没有,我并没有自我感觉良好到这种地步,我只是非常的希望,我也觉得我很有可能,能在十年也好、五年之内,拿到一个演技类的奖,是对我一种肯定。可能是男配、男主,也有可能是幕后的奖。但我特别希望自己能得到这样的肯定,我可能不再寄希望于拿一个新人或者类似的奖,我希望拿一个确确实实的演技奖。但我(现在)也不能说自己肯定能拿,这就有点夜郎自大了,这样不好。

  你现在说,胡先煦你看这个剧本好不好?我说挺好的。这角色需要40岁,那我还不如不演呢。我不能因为我自己,把这给观众整体观感变差。说句实在的,我现在线的,又年轻又貌美对不对~

  胡先煦:首先说演员,我觉得演员对于我而言就是把角色尽量地去呈现给观众,让观众对这个角色的记忆之深已经超脱了你本人,那在我看来就是好的演员、成功的角色塑造。演技的话,《演技六讲》有好好讲过这个事。演技其实就是人的精神类活动和自己行为活动的一个呈现。但因为我更多的时候是在拍电影、电视剧,我觉得还是一样:能把角色塑造好就是有演技。

  UP!新力量:过去的一次采访你被问到“如果不做演员会做什么”时回答“这辈子不可能不做演员”,所以最早是什么时候坚定这个梦想的?未来可能还有梦想做导演?

  胡先煦:就是拍百鸟朝凤的时候,吴天明老师带我进入这个行业。(至于)想做导演,如果我有一天,我真的带着脑子里的一堆想法去导戏了,我肯定也给自己留一个小小的角色,不影响剧情发展的小小角色,让自己客串一下,过把戏瘾,然后去拍自己脑子里的那些东西。

  UP!新力量:最近录制的一档综艺,你在和大家告别的时候哭了,你是特别重感情的人吗?

  胡先煦:我是一特感性的人,非常重感情,不管你跟我相处多长时间。我一直特别坚信的一句话,不是我说的。就是友谊的深浅程度不是根据时间来决定的,我从心里认可你了,我觉得你是对我来说,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,当我们可能要短暂分别的时候,我肯定会很难过。(陈立农走)那天我为什么哭得很伤心呢?还有彦霖大哥走的那次,为什么,因为他俩都是突然的,你好歹好好地告个别嘛,一起吃个饭,然后我再送你走,都比那样的好,就突然一回家人不见了,那种我觉得特受不了。